茅山鬼捕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0002章 开棺招魂,恶灵复仇

第0002章 开棺招魂,恶灵复仇

更新时间:2018-03-11 9:08:00

  这时候,月上中天,刚好照在棺材里,亮如白昼。

  只见棺材里的女尸,穿着一套大红色的衣服,面色如生,仰脸看着天空。

  十年了,这具女尸居然不腐,而且保存的非常完好。

  女尸的胸腹上,压着一片磨盘,磨盘中间的磨眼上,又倒扣着一只小碗。

  最恐怖的是女尸的双眼,她的眼皮,被细钢丝撑住,张大到了极限,眼珠子鼓出眼眶许多。

  叶知秋扭过头来,查看被掀在一边的棺材盖,里面果然贴着一张照片——是自己小时候的照片!

  这种设置,就是民间养鬼报仇的设置,不是什么秘术,但是非常歹毒。

  死者七窍被封,胸腹之间压了磨盘,扣了小碗,会导致怨气大增。而死者的双眼被强行撑开,盯着棺材盖里面的照片或者画像,其怨气,自然而然地,就会缠上照片中的那个人。

  这座坟,正对着叶知秋家的大门,所以十年前,叶知秋每晚都会做恶梦,被女鬼的一缕怨气纠缠。最后不得已,爷爷将他送到茅山避祸。

  叶知秋再次打量着棺材里的场景,自语道:“百年树人,十年养鬼,如果我再不回来,思梅姐变成了厉鬼,恐怕再也难以超度了,唉!思梅姐的老爹也真够狠,竟然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!”

  叹息了一番,叶知秋打开自己的背包,取出一张黄色的纸符,贴在谭思梅的脸上,又取下了女尸眼皮上的钢丝。

  然后,叶知秋拿出一截红线,将谭思梅的双脚捆在了一起。

  做完这一切,叶知秋才拿开磨盘上的小碗,又把磨盘搬了出来,丢在一边。

  “呵呵,呵呵呵呵……”

  磨盘刚刚搬开,女尸便发出诡异的笑声来,而且胸腹之间剧烈震动,就像在大喘气一样。

  “得罪了,思梅姐!”叶知秋又取出一柄桃木剑来,在手里舞了一个剑花,一咬牙,扎在了谭思梅的胸前!

  噗地一声轻响,桃木剑应声而入,刺进了女尸的身体之中。

  “啊……”女尸一声惨叫,怨气从口中喷出,将她脸上的黄符冲上了天空!

  随后,棺材中的女尸迅速枯萎下来,顷刻间,变成了一具干尸!

  怨气泄尽,尘归尘,土归土,十年不腐的尸体,迅速变了模样。

  “思梅姐,还不出来吗?”叶知秋拔了桃木剑,冲着棺材说道。

  嗖地一声,棺材里射出一道阴风,扑向叶知秋。

  叶知秋急忙后退,右手大拇指扣住无名指,其余三指向前,喝道:“临兵斗者,皆阵列前行!”

  阴风从叶知秋的身边掠过,转了一个圈,现出一个红色的淡淡虚影来,飘在草尖上,眼神阴森森地看着叶知秋。

  叶知秋也不害怕,继续问道:“思梅姐,我是你家隔壁的叶知秋,你每天晚上给我补课,还记得吗?”

  女鬼愣了一下,似乎在回想往事。

  但是她想了片刻,什么也没有想出来,却忽然一瞪眼,张牙舞爪、面目狰狞地向叶知秋扑来!

  叶知秋摇摇头,也不躲避,等到女鬼上前,这才双掌一合,结了一个手印:“天为象,地为相。化楼台,召狱将。立牢眼,变铁床。千斤锁,万斤杖。三茅追魂印,百邪不侵,定!”

  幽暗的红光,从叶知秋的掌缝里泄出,笼罩了整个鬼影。

  鬼影陷在红光之中,立刻被定住,一动也不能动。

  叶知秋微微一笑,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符,在红光里晃了一晃。

  鬼影顿时化作烟雾,丝丝缕缕地钻进了纸符里。

  “搞定了!”叶知秋收起纸符,回头看了看,又把棺材盖合上,填土垒坟。

  那个小碗和磨盘,也被叶知秋一起埋进了土里。

  垒好坟头,叶知秋用脚踩实,又从四周找了些荒草,盖在坟头上。如此伪装,陈牌坊村的人,不一定会发现这座坟被动过。

  忙完了这一切,已经是半夜。

  叶知秋歇了一口气,将刚才收鬼的纸符拿出来,挂在玉米秆上,对着纸符,掐指念咒:

  “胎光爽灵幽精,三魂归空归真。天地真正气,再使汝成形。此是五行真造化,无藏无避无逃遁。一呼速至现真形,赐汝灵书归上清——急急如律令!”

  一连念了十几遍咒语,那纸符忽地一动,有嘤嘤的哭声从中传来!

  叶知秋又念了两遍咒语,这才松开指诀,笑道:“思梅姐,你终于醒了。我是叶知秋啊,当年跟在你屁股后面的小屁孩,还记得吗?”

  纸符一动,一个鬼影从中飘出,立在叶知秋的面前:“知秋?你是隔壁的小知秋?”

  “现在不小了,二十岁的男子汉。”叶知秋笑着,打量着眼前的女鬼:“思梅姐,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,做了鬼也是美女。”

  眼前的女鬼,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模样,五官标致,眉眼分明,眼神中带着一点羞涩之意,恰是豆蔻年华的少女,非常清纯的形象。

  “知秋?你怎么突然长这么大了?”女鬼也打量着叶知秋,皱眉问道。

  “我不是突然长大的,都十年了思梅姐,你死了,已经整整十年了。还记得当年的事吗?十年前的七月十五,你服毒自杀,死在我家的门前……”叶知秋叹了一口气,说道:

  “你爹说,是你晚上给我补课,我爷爷欺负了你,所以你想不开,就在我家门前自杀……后来闹了一番,你爹把你埋在这里,坟头对着我家大门,又在棺材里做了手脚。从那以后,你每天晚上闹鬼,吓唬我……”

  女鬼谭思梅呆呆地听着,忽然叫道:“我想起来了……那天晚上,是陈麻子害死了我!”

  “陈麻子?”叶知秋恍惚了一下,问道:“他为什么要害死你,见色起意?”

  陈麻子是村子里的一个老光棍,以前开代销店的,也不知道现在死了没有。

  “我不知道……他用刀架在我的脖子上,给我灌药……然后逼着我,坐在你家的门前……后来药力发作,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”谭思梅思索着说道。

  “这么说来,是陈麻子故意害死你,来陷害我家了?”叶知秋想了想,说道:“思梅姐,你现在恨陈麻子吗?”

  “当然恨了,我要去掐死他!”谭思梅忽然厉声大叫,五官狰狞,变得异常恐怖!

  叶知秋点点头:“我允许你报仇,但是要记住,冤有头债有主,不要误伤别人。而且你现在道行不够,要报仇,还需要我来帮你!”

  有仇报仇,叶知秋也没打算放过陈麻子。

  “你怎么帮我?”女鬼谭思梅问道。

  “等我念咒,将这一片的孤魂野鬼全部招来,陪着你一起去。一者以壮声威,二来,以鬼气滋补你,让你道行倍增!”叶知秋盘腿坐了下来,深吸一口气,开始念咒。

  “九幽生黑雾,立现酆都山。六洞明朗朗,幽獄重开关。孤魂并野鬼,听我敕令传……”

  喃喃咒语声中,这田野上阴风盘旋,阴霾渐渐深重,有依稀的鬼影,在阴霾之中飘动。

 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,谭思梅一看见这鬼雾,立刻便钻了进去,混在那些鬼影之中。

  “去!”叶知秋忽然出指,向着陈麻子家的方向一点。

  悄无声息的,这一片鬼雾,带着数十个鬼影,向着村子里飘去。

  叶知秋叹了一口气,眺望着陈牌坊村,自语道:“唉,被师父知道,一定会骂我胡闹。”

  不多久,村子里传来动静,有惊恐的叫声高低起伏,男女声间杂。

  更有无数狗叫之声,激烈异常。

  村子里的叫声,维持了五分钟左右。

  然后,那一片鬼雾从村庄方向缓缓涌来,女鬼谭思梅飘出,回到了叶知秋的身前。

  “知秋,我报了仇了,我把陈麻子掐死了,他老婆也被我吓死了,哈哈!”谭思梅兴奋地说道。

  “什么?你把陈麻子的老婆也弄死了?陈麻子哪来的老婆?他不是老光棍吗?”叶知秋大吃一惊!

  谭思梅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可能是这十年里,陈麻子娶了老婆吧……”

  叶知秋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,崩溃地说道:“完了!我今天放你出去报仇,害死了一个无辜者,大伤阴德,必然有损我的命格!”

  “知秋,我也不是故意的……那个老太婆是被吓死了,跟我不相干……”谭思梅看着叶知秋,弱弱地问道:“命格……是什么东西?有损命格,又会怎么样?”

maoshanguibu/346 maoshanguibu/346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