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鬼捕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0063章 宁失千军,不失寸铁

第0063章 宁失千军,不失寸铁

更新时间:2018-03-11 13:51:38

  就在叶知秋刚刚扑下的一瞬间,嗖地一声,有暗器从叶知秋的头顶上射了过去!

  叶知秋反应奇快,动作连贯,再次跃起的时候,软鞭已经向后扫了出去。

  啪地一声响,偷袭者手里的短弩,被软鞭扫中,飞向一边。

  而叶知秋也看见了偷袭者的模样,一个瘦瘦的蒙面汉子!

  “马寅钞,果然是你!”叶知秋挥鞭欺进,和老鬼许兆麟前后夹击蒙面人。

  “小子,你认识我?”蒙面人吃了一惊,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,且战且退。

  叶知秋哈哈大笑:“本来不认识你,也就咋呼一下,谁知道你居然承认了!既来之则安之,今天就给我留下来吧!”

  刚才看见马寅钞的身形,叶知秋尚不敢确认,故意咋呼一句投石问路。没想到,马寅钞居然这么痛快地承认了。

  马寅钞大怒,忽然一转身,软剑封住攻击,左手入怀,摸出一个物件向叶知秋的脚下掷来:“臭小子,坏我大事,取你狗命!”

  看他的架势,像是在丢炸弹!

  叶知秋急忙跳开,手中的赤元短剑向着对方射去:“中!”

  这次可不是催动剑气,而是真正的飞刀!

  赤元剑,也是茅山乾元观前辈高人的遗物,在叶知秋手里,又祭炼了十年,比小李飞刀还听话,基本上是例无虚发。

  只见短剑破空而去,在空中拖着一条亮尾,噗地一声,正中马寅钞的胸前!

  与此同时,马寅钞丢在地上的东西,也砰地爆开,烟雾弥漫,发出呛鼻刺眼的怪味。

  “卧槽,是个毒烟弹!”叶知秋急忙屏住呼吸,挥动软鞭,冒着浓雾寻找马寅钞。

  然而马寅钞这家伙,胸前中了一剑居然不死,带着叶知秋的短剑,向北狂奔而去。

  “留下命来!”叶知秋红了眼,挥动软鞭奋力去追。

  大丈夫宁失千军不失寸铁,赤元剑还在马寅钞的身上,万万不可让他跑了!赤元剑是叶知秋的本命法器,等于叶知秋的半条命,如果被马寅钞带走,叶知秋以后还怎么装逼?

  不过叶知秋刚才敢放出赤元剑,自然也不害怕。现在的马寅钞胸前中剑,跑不了多远的。更何况,这里还有老鬼许兆麟。

  许兆麟是鬼魂之身,动作更快,早已经抢在了马寅钞的身前,鬼手一挥,幻化出一把鬼刀来,封住了马寅钞的去路。

  马寅钞自知难逃一死,猛地拔出胸前的短剑,向着叶知秋掷来:“还你!”

  叶知秋大喜,随手一招,收回了赤元剑,笑道:“马寅钞,你胸前中剑,这时候停下来,立刻止血,还有活下去的希望。如果再逃跑,神仙都救不了你!”

  果然,短剑刚刚拔出,马寅钞的胸前,立刻鲜血狂喷。

  马寅钞用手来捂,鲜血立刻从指缝里溢出。

  叶知秋在前,老鬼许兆麟在后,将马寅钞死死盯住。

  马寅钞扯下面罩哈哈大笑:“臭小子,别以为杀了我,就能保住柳家的宝贝!我已经放出风声,江湖中,人人都知道柳家有不死药。我死了,后面还有更多的人,来找你们麻烦!”

  “听谁说的,柳家有不死药?你本来想得到不死药,却死在这不死药上面,是不是很讽刺?”叶知秋冷冷地问道。

  “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。老子苦苦谋划了几年,眼看今年可以成功,却被你小子搅了局!来吧,给老子一个痛快的!”马寅钞忽然松开了胸前的手,任伤口鲜血横流。

  叶知秋想了想,问道:“飞天夜叉和百鬼夜行,都是你带来的,那个无头人,是不是你搞的鬼?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了……”马寅钞坐了下来,身子向后一倒,终于不支。

  柳烟从村头疾步走来,冲到叶知秋的面前左右打量,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  叶知秋摇摇头,指着马寅钞:“这家伙要死了,怎么办?”

  “那就让他死吧,他来这里,也是要我们命的,死在你手上,算是报应。”柳烟淡淡地说道。

  “杀人……会不会有麻烦?”叶知秋微微皱眉。

  这个局面有些为难,如果马寅钞死了,叶知秋就是杀人凶手,从人间的律法上来说,叶知秋要承担责任的。虽然是自我防卫,责任也不是很大,但是惹上官司,总是不妙。

  正在这时,身后传来咿咿怪叫。

  叶知秋和柳烟回头,却见那个山魈,正跪在地上,向着这边爬了过来。

  柳烟皱眉,问道:“它要干什么?”

  “不知道,先看看。”叶知秋摇摇头,带着柳烟退开两步。

  山魈爬到马寅钞的身前,磕了几个头,忽然将马寅钞抱起来,背在背上,倒退着向北而去。

  柳烟和叶知秋都有些惊愕,原来山魈也通人性,对主人忠心耿耿。

  许兆麟虎视眈眈,问道:“老大,要不要拦住他们?”

  柳烟也看着叶知秋,说道:“知秋,把他们主仆一起杀了吧,别留下活口,否则以后还会有麻烦。”

  叶知秋很为难,皱眉道:“滥杀人命,有损命格……我是修道之人,杀机一动,恐怕道心动摇,魔心见长,不利于我今后的修行。”

  “屁话!他已经被你重伤了,还能活下去吗?反正都是个死,何必让他苟延残喘!”柳烟瞪了叶知秋一眼,亮出自己的黄符,说道:“你不动手,我来!”

  “柳烟!”叶知秋急忙拦住柳烟,说道:“我刚才伤他,是为了自保。他现在已经垂死,再下杀手就过分了。不如让他去吧,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!”

  柳烟叹了一口气,收了符咒:“我担心他临死之时,会跟外面沟通,散布对我们不利的消息。就此灭口,不是一了百了?”

  说话间,独脚山魈已经带着马寅钞,离开了十来丈远,渐不可见。

  叶知秋冲着许兆麟一挥手,说道:“你跟上去,如果发现马寅钞联系他人,就立刻灭了他。山魈已经重伤,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  许兆麟答应一声,鬼影飘起,追着马寅钞而去。

  柳烟很细心,将地面上的血迹和打斗痕迹处理了一下,这才跟着叶知秋,一起回家。

  可是还没走到村子里,就听见北方传来山魈的惨叫:“咿咿——咿!”

  柳烟站住脚步,向北眺望:“难道许兆麟动手了,斩杀马寅钞主仆?”

  叶知秋却摇头,沉吟着说道:“山魈的叫声非常惨烈,一声之后,再无动静,不像是许兆麟的手段,他没有这份道行,可以很利索地结束战斗……”

  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柳烟不解。

  叶知秋也不明白,沉吟不语。

  忽然间阴风扑至,许兆麟的声音惊恐地说道:“老大,山魈和马寅钞,都被一个恶鬼杀了,活生生地撕扯开来,惨不忍睹!”

maoshanguibu/407 maoshanguibu/407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