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鬼捕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0349章 窥天宝镜,三影之人

第0349章 窥天宝镜,三影之人

更新时间:2018-03-12 11:01:10

  正因为叶知秋知道这个道理,所以一开始,黑无常说请张飞,叶知秋就笑而不语。
  
  明知道请不来,何必去请?
  
  柳雪呵呵一笑:“这么说,只有靠自己了?”
  
  “也不是绝对请不来,有一种人请神,可以随请随到。”叶知秋笑道。
  
  “哪种人?”柳雪饶有兴趣地问道。
  
  “神仙转世的人……”叶知秋说道。
  
  柳雪撇嘴,表示不信。
  
  叶知秋却正色说道:“雪儿我没骗你,我是认真的。我师父说,龙虎山有一面镜子,叫做‘窥天镜’,可以用来鉴定神仙转世的人。如果是天神转世,照在窥天镜里,就会有三个人影。这个三影人,一定是天神转世。这样的人,可以随便请神,满天神佛,几乎都可以请得来。”
  
  柳雪更加撇嘴,笑道:“等于没说。按照你的说法,先要去龙虎山借来窥天镜,然后再去寻找三影人,最后才能请来张飞……这个大圈子绕的,围绕地球一圈了。”
  
  叶知秋也哈哈大笑。
  
  柳雪说的没错,这个圈子绕得太大,根本就不具备可操作性。
  
  苏珍守在帐篷门外,说道:“师父,你不就是天神转世吗?哪个天神能大过你?干脆你来请神,不是更好?”
  
  “胡闹,我不是什么天神转世,也不愿意请张飞附体。就算我能请得来,我也不会这么做的。”柳雪说道。
  
  男女有别,柳雪自然不会听信苏珍的话,去请张飞附体。
  
  苏珍闭嘴,不敢再提。
  
  叶知秋说道:“靠别人不如靠自己,雪儿,我们再想想办法吧。”
  
  柳雪说道:“等我推算一下,看看有没有好主意……”
  
  叶知秋点点头,起身走出帐篷,来到盐池湖边发呆。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老鬼婆没抓住,还丢了自己的南阳开国印!
  
  黑无常悄悄走过来,低声问道:“叶老弟,我不明白,你们为什么要对付蚩尤老婆?这老鬼婆,就让她压在国文大学的阵法里,不是更好?”
  
  “我替天行道,不行啊?也跟你说过了,无极之地转移过来,老鬼婆还是会出来,所以,早点下手更好。”叶知秋懒洋洋地说道。
  
  叶知秋的真实目的,是抓住这个老鬼婆来练功,但是不能对黑无常说起。
  
  黑无常叹气:“叶老弟,你是替天行道,我却觉得……这是自寻烦恼啊。”
  
  叶知秋哼了一声:“谁自寻烦恼了?你要搞清楚,老鬼婆不是我放出来的,是孙灵聪。老鬼婆出来以后,就偷了几十个村庄的食盐,搞的人心惶惶满城风雨。你说,我作为茅山弟子,能坐视不管吗?”
  
  黑无常一听,立刻肃然起敬:“茅山弟子行侠仗义,实在让我敬佩!叶老弟说得有道理,如果大家都不管,这个世界就乱套了!”
  
  叶知秋咧嘴一笑,在湖边坐了下来,叹气道:“茅山弟子,背着一个行侠仗义的虚名,到处降妖捉鬼,吃力不讨好,累呀!”
  
  “冥冥之中,自有功德。”黑无常急忙说道。
  
  叶知秋点头,看着湖面,又说道:“范八爷,张飞是请不来的,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,可以擒拿盐枭?”
  
  黑无常皱眉:“请不来张飞,那恐怕不好办……”
  
  “张飞虽然死而封神,但是茅山派并不供奉他。所以,我肯定请不来。”叶知秋说道。
  
  黑无常想了想,说道:“那也未必,向北不远,三十里外的小镇上,就有桓候庙,也就是张飞庙。叶老弟可以前去祭拜,然后请神诛妖。”
  
  叶知秋精神一振,问道:“庙里香火怎么样?有没有灵验?”
  
  “肯定有灵验啊,那个张飞庙,就是当年清末的风水先生所建立的,到现在香火鼎盛。”黑无常说道。
  
  叶知秋想了想:“等我和雪儿商量一下,如有必要,就明天再去看看吧。”
  
  说话间,天色渐晚。
  
  叶知秋回到帐篷前,和大家一起吃晚饭。可怜的黑白无常,完全成了警卫员,和叶知秋的鬼童子一起,在外围值班。
  
  幼蓝的伤势已经大好,精神如常。
  
  叶知秋将张飞庙的事,跟柳雪说了一下,询问柳雪的意见。
  
  柳雪想了想,说道:“做两手准备吧,如果今晚可以收拾老鬼婆,自然不考虑张飞庙的事;如果不行,明天就去看看。”
  
  叶知秋赞同:“雪儿说的对,我打算今晚上下到盐池湖里,再找老鬼婆!我看她今天也元气大伤,说不定,我们可以一鼓作气,直捣黄龙!”
  
  “这水里,我可下不去。”苏珍急忙说道。
  
  “有辟水牌。”柳雪淡淡地说道。
  
  上次在禹王河里,柳雪得了辟水犀角牌,切了一块送给许佩加,剩下的还可以做成三块。分给叶知秋和苏珍幼蓝,倒是刚好。
  
  叶知秋却挥手,说道:“我看苏珍幼蓝,就不用下去了,我和雪儿下去就好。别再次受伤,又要找小太岁割肉,小太岁又是唧唧歪歪啰嗦半天。”
  
  “也好,就我和知秋下去吧,苏珍和幼蓝,在上面接应。”柳雪说道。
  
  饭后,柳雪取出辟水犀角牌,切为三段,分给叶知秋和苏珍幼蓝。
  
  苏珍将辟水牌吊在脖子上,笑道:“师公,我们三个都带着一样的吊牌,别人看见了,一定说我们三个是夫妻,这是定情信物……你说我和幼蓝,谁更像大老婆,谁像小老婆?”
  
  腾地一下,幼蓝脸红了,愤愤地瞪了苏珍一眼。
  
  “我看你不像大老婆,也不像小老婆,像个长舌八婆!”叶知秋哭笑不得。
  
  “我的舌头长短,你怎么知道?”苏珍白了叶知秋一眼。
  
  叶知秋不敢接招,摇摇头,走向湖边。
  
  明月缓缓升起,照得盐池湖上一片素白,平展如镜。
  
  叶知秋先把辟水牌掉下去,试验一下辟水效果。
  
  吊牌放下,水面上立刻现出一个小坑,逐渐放大,越来越深。
  
  看来辟水牌的效果不错,对盐水一样有效。
  
  柳雪也准备妥当,借了幼蓝的辟水牌挂在身上,手持无极符,问道:“知秋,我们可以下去了吗?”
  
  “下吧。”叶知秋点点头,和柳雪一起,踏进了盐池湖中。

maoshanguibu/693 maoshanguibu/693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