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鬼捕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0402章 奇局推演,大凶之兆

第0402章 奇局推演,大凶之兆

更新时间:2018-03-25 15:48:33

  叶知秋收好五行法旗,笑道:“那也要看师父和其他几位师叔的意思,我总不能像孙灵聪一样,将茅山五行旗私自据为己有。”
  
  两人边走边聊,回到农家院的时候,都快天亮了。
  
  叶知秋和柳雪各自休息,将已经痴呆的孙灵聪,交给小太岁和秦毛人看管。
  
  可怜的孙灵聪,鼻歪眼斜,嘴角流着口水,既不灵也不聪,完全一个二傻子。
  
  叶知秋只睡了三个多小时,便起床洗漱,给师父铁冠道长打电话。
  
  经过上次金山寺事件之后,叶知秋的电话号码都换了。这样的话,铁冠道长可以对前来寻仇的佛门中人扯皮,说自己也找不到叶知秋。
  
  电话打通,叶知秋低声说道:“师父,我是叶知秋……”
  
  “是你?”铁冠道长有些惊喜,压低声音问道:“怎么样了现在,问题解决了吗?”
  
  “师父,金山寺和峨眉金顶的事,还没有解释清楚,九华山的白罗刹又死了……不过那不是我干的,是孙灵聪栽赃陷害我。”叶知秋说道。
  
  铁冠道长哼了一声:“这逆徒,简直死有余辜!”
  
  “不过师父放心,孙灵聪已经被我抓了,茅山五行旗也被我拿回了。”叶知秋又说道。
  
  “真的假的?”铁冠道长大喜过望。
  
  “真的……”叶知秋将昨晚的事,原原本本地汇报师父,然后请示下一步的方案。
  
  铁冠道长沉吟了很久,说道:“你现在回来,恐怕还不是个时机,因为还有佛门中人守在茅山,找我们要说法……不如这样,你稍等几天再回来,到时候看情况决定。或者,我们可以秘密接头,先把孙灵聪押回来。”
  
  叶知秋有些委屈,说道:“师父,在我们茅山的地盘上,怎么我们还要偷偷摸摸做贼一样?”
  
  铁冠道长叹了一口气:“在金山寺,上百号人亲眼看见你杀人,叫我们怎么解释?我们如果过分强硬,势必会引起佛门和道门更大的矛盾,到时候两败俱伤啊。师父知道你的委屈,但是为了佛道两家的和睦,你先忍忍吧。”
  
  师父都如此说了,叶知秋只好点头:“行,我听师父的,等师父的指示。”
  
  挂了电话,叶知秋来看孙灵聪。
  
  小太岁无聊,正在拿孙灵聪取乐,指挥秦毛人和孙灵聪,用院子里的一堆小红砖筑长城。
  
  孙灵聪和秦毛人忙得不亦乐乎,脸上都带着幸福的傻笑。
  
  叶知秋看了两眼,说道:“小太岁你给我看紧了孙灵聪,别让他跑丢了,也别把他玩死了。”
  
  “放心吧,我不是孩子,我有分寸。”小太岁老气横秋地说道。
  
  叶知秋点点头,来看柳雪。
  
  柳雪也起来了,已经洗漱完毕,正在推演奇门遁甲。
  
  见到叶知秋进来,柳雪停止推演,蹙眉说道:“知秋,我专门为血影修罗的事,推算了一局,这件事,恐怕不好对付。”
  
  “哦,雪儿你都推算出什么了?”叶知秋急忙问道。
  
  “没有具体精确的结果,但是可以肯定,是个大凶之兆。”柳雪说道。
  
  “大凶之兆?”叶知秋也皱眉,说道:“昨晚上,我让黑白无常去龙虎山报信,应该也快回来了。到时候问问吧,龙虎山在这时候,应该有所行动的。”
  
  柳雪点头。
  
  叶知秋抱着幼蓝,柳雪带着苏珍,去不远处的集市买菜。
  
  这段时间,幼蓝和苏珍失去修为,被打回原形,增加了叶知秋和柳雪的工作量。
  
  比如洗衣做饭,以前都是苏珍幼蓝去做的,现在需要叶知秋和柳雪亲力亲为。
  
  乡下的集市也热闹,各种买卖都有。
  
  叶知秋和柳雪在人群中边走边看,领略当地的风土人情。
  
  忽然间,大街上的乡民们,都向街南奔去,似乎有热闹可看。
  
  叶知秋好奇,扯住一个大叔,问道:“大叔,大家都往南边跑,去看什么热闹?”
  
  大叔手指南边,说道:“送夜游神呐,你去看看就知道……”
  
  夜游神?叶知秋一愣,怎么夜游神也来这里了?
  
  冥界有十大阴帅,除了黑白无常之外,还有夜游神和日游神,还有牛头马面……从职责上来说,夜游神和日游神,是冥界安排在阳间的最高级别的巡察使。他们一个负责白天,一个负责夜晚,巡查各地的城隍土地,也巡查人间有无作奸犯科之人。
  
  但是日游夜游,都是很低调的,很少在阳间现身,怎么会让这些寻常百姓看见,并且闹出这么大的动静?
  
  叶知秋心中狐疑,对柳雪说道:“雪儿,我们也去看看热闹。”
  
  就算真的是夜游神在这里,叶知秋也不怕,因为夜游神大不过黑白无常。
  
  黑白无常都跟自己称兄道弟,夜游神又算什么?
  
  柳雪点头,跟叶知秋一起,随着人群走向镇南。
  
  走了一里多路,乡民们在一座土庙面前停了下来。
  
  土庙,就是那种非常矮小的庙宇,通常只有三四尺高,用砖石做个样子,里面放一尊石头像。要说建筑规模,那也实在可怜。
  
  土庙面前,一个五十多岁的邋遢老道,穿着脏兮兮的道服,戴着四片瓦道帽,打着绑腿,手持桃木剑,正在跳大神,嘴里嘀嘀咕咕念念有词。
  
  在道士的面前,有一扇门板担在长凳上,门板上摆着三牲祭品和香烛。古代的三牲祭品,是全牛全羊全猪;现在就简单了,一盘猪肉,一盘鱼,一盘鸡。
  
  叶知秋一看,冲着柳雪苦笑:“什么夜游神,原来是个神棍在这里骗钱!”
  
  柳雪扯着叶知秋的胳膊,低声笑道:“我们进去看看这个神棍怎么骗钱的,有没有你的本事大。”
  
  叶知秋点点头,和柳雪一起挤进人群看热闹。
  
  下雨天打孩子,闲着也是闲着。
  
  那个邋遢道士玩得很起劲,又是摇铃铛,又是舞剑,偶尔还向四周喷水或者烧符,煞有介事。
  
  乡民们里三层外三层,密密麻麻地挤在土庙前。
  
  道士跳了一番大神,停了下来,说道:“昨夜里,夜游神路过这里,但是大家没有供奉,对夜游神不敬,所以夜游神大怒,留下来不走了。大家昨夜里见到的闹鬼事件,就是夜游神!”

maoshanguibu/746 maoshanguibu/746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