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鬼捕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0521章 天象有变,时间不多

第0521章 天象有变,时间不多

更新时间:2018-04-27 18:43:20

  问话的时候,苏珍也是眼圈一红,泪水扑簌簌地滴落,可见也是动了真情。
  
  当然了,苏珍对叶知秋的情,并非男女之情,而是感恩愧疚之情。
  
  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”叶知秋扭头看了一眼伤势,苦笑道:“幸亏你师公皮厚,否则这一刀,就要见骨了。”
  
  其实这一刀已经很重了,从叶知秋的胸前,一直划到右肩,拉了一条尺许长的血痕,正在冒血。
  
  “师公快坐下,我帮你包扎!”苏珍流着泪,手忙脚乱。
  
  叶知秋点点头,坐下来,先封了伤口附近的穴道,然后让苏珍打开自己的背包,取出金创药敷在伤口上,再撕下衣襟,进行包扎。
  
  包扎完毕,再看叶知秋,只是因为失血有些脸色苍白,精神却依旧很好。
  
  苏珍看见叶知秋无恙,这才放心,盈盈拜倒:“师公,因为我的鲁莽,害你挨了一刀……”
  
  “起来!”叶知秋伸手拉起苏珍,笑道:“只要你以后别欺负我,就行了。客气话不必说,谁跟谁啊?”
  
  苏珍破涕为笑,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  
  崂山老道还在昏迷中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  
  叶知秋走过去看了下,老者还没死。
  
  “师公,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,不如让我宰了这个老东西,免生后患!”苏珍说道。
  
  叶知秋摇摇头,说道:“以精怪之身,杀害人命,你就不怕犯了天条,引来天谴?算了,留他一命吧。反正他的银甲剑蛇和乌头大王,都已经被我斩杀,今后再不能对你构成威胁。”
  
  乌头大王的尸体还躺在小河边,头上的人脸没了,看起来就是一个单纯的猛禽,和秃鹫的体型差不多。
  
  “那好,我们走吧,这个老东西,让他自生自灭。”苏珍说道。
  
  叶知秋点点头,和苏珍转身,互相搀扶着,原路返回。
  
  走了几十步,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惨叫,随后蓝幽幽的火光一闪!
  
  “是崂山老道?”叶知秋吃了一惊,急忙回头去看。
  
  果然,崂山老道的方向,腾起了幽蓝色的火焰,却向外散发着森森寒气!
  
  “炼狱真火?”叶知秋更加吃惊,举目查看四周,却不见一道鬼影。
  
  蓝色火焰几乎只有几秒的时间,随后熄灭。
  
  叶知秋走过去查看,却见崂山老道没了,乌头大王的尸体也没了,地上只有一层灰烬!
  
  “好厉害的炼狱真火……”叶知秋震惊,紧锁眉头。
  
  上次,茅山叛徒铁口老道,也死在炼狱真火之下。
  
  可是,铁口老道的情况,远没有这么惨烈。
  
  铁口只是被烧焦了,但是还有个尸体。
  
  崂山老道更惨,只剩下一点点骨灰,凑起来还不足一碗。
  
  可见崂山老道这次遇上的炼狱真火,更加厉害。
  
  苏珍也惊骇无比,问道:“师公,这是谁干的?”
  
  叶知秋摇摇头:“不知道……”
  
  “太恐怖了,这炼狱真火的威力,如果我们遇上了,恐怕也和这老家伙一样。”苏珍又道。
  
  “那也未必。”叶知秋想了想,转身道:“走吧,回去。反正老道不是我杀的,我问心无愧即可。”
  
  苏珍却很开心,挎着叶知秋的胳膊,说道:“我倒是感谢这个杀手,消灭了老家伙,还不留痕迹,等于帮我们收拾残局。”
  
  “我就怕这笔帐,又会记在我头上,跟上次的定空老尼姑一样。”叶知秋说道。
  
  说起定空老尼姑,叶知秋却忽然想到了齐素玉,想到了如雾如雨两个小师太。
  
  定空老尼姑死了,齐素玉和如雾如雨,过得怎么样?
  
  过去几个月了,如雾如雨,还在怀恨自己吗?
  
  ……回到租住的别墅里,已经是凌晨两点多。
  
  幼蓝看见叶知秋身上的鲜血,也是眼圈一红,叫道:“师公你受伤了?要不要紧?”
  
  “嘘……”叶知秋急忙制止,小声说道:“只是一点轻伤,不要惊动雪儿。”
  
  幼蓝这才收声,心痛地检查着叶知秋的伤口,找来干净的纱布,重新包扎。
  
  处理好伤口,叶知秋喝了几杯水,吩咐大家继续值班,自己从窗外看了看雪儿,然后才放心睡觉。
  
  好在后来的几天,过得都很安稳。
  
  苏珍和幼蓝,每晚都出去修炼,接受人气的沁润。
  
  叶知秋的伤口也基本上恢复,行动无碍。
  
  一周以后,苏珍和幼蓝的状态终于稳定下来。
  
  虽然她们的道行,还是比不上以前,但是可以照顾自己了。
  
  如果和普通人较量,苏珍和幼蓝,还是可以以一敌十。
  
  当然,遇上法师的话,她们的道行还不足以自保。
  
  历时几个月,让苏珍和幼蓝恢复到如此程度,也超过了叶知秋的期望。原本打算,要花几年时间,才能让她们重新做人,没想到几个月就完成了目标。
  
  因为苏珍和幼蓝的恢复,叶知秋越来越清闲,吃得香睡得香,容光焕发,还长了好几斤肉。
  
  唯独雪儿闭关,迟迟不出来,让叶知秋等得有些心焦。
  
  这些天,叶知秋闲着无聊,也每天打电话去茅山,找爷爷聊天,找师父聊天,找柳烟聊天。
  
  连续几天下来,师父铁冠道长和爷爷都觉得叶知秋是话痨,爱理不理的了。
  
  唯有柳烟,每天都和叶知秋通话许久,询问她姐姐柳雪的情况。
  
  又是几天过去,转眼到了农历三月下旬,柳雪还在闭关,盘腿坐在床上,就像老和尚入定一样。
  
  十几天来,柳雪不吃不喝,一声不吭,这实在让叶知秋有些担心。
  
  但是想到雪儿闭关前的吩咐,叶知秋又不敢打扰。
  
  三月二十五日,柳雪终于出关。
  
  叶知秋大喜过望,甚至有些喜极而泣,拉着柳雪的手:“雪儿,你闭关二十多天,急死我了!我真的好担心你,怎么样,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?”
  
  出关以后的柳雪,稍显清瘦,但是依旧容颜绝美,光彩照人。
  
  “我没事。”柳雪喝了一杯水,说道:“九天玄女的记忆,搜索不出来,但是天局的研究,有所突破。知秋,天象有变,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  
  “时间不多了……什么意思?”叶知秋微微吃惊。

maoshanguibu/866 maoshanguibu/866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